66
阅读
0
评论
分享
临床研究
首次发作非器质性睡眠障碍患者前瞻性记忆研究
中华精神科杂志, 2017,50(03): 222-225.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3.012
摘要
目的

探讨首次发作非器质性睡眠障碍(nonorganic insomnia, NI)患者前瞻性记忆的特点及与睡眠质量的相关性。

方法

选取40例非器质性睡眠障碍患者(NI组)及40名人口学数据相匹配的健康对照者(对照组),采用焦虑自评量表、抑郁自评量表和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评估心理健康状态和睡眠质量,采用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范式和基于时间前瞻性记忆范式评估2组被试者前瞻性记忆,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比较2组被试者前瞻性记忆的差异,通过Pearson相关分析病例组心理状况与前瞻性记忆的相关性。

结果

NI组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和基于时间前瞻性记忆得分均差于对照组[(3.53±0.75)分比(3.95±0.90)分;t=-2.287,P=0.025;(3.15±1.17)分比(3.75±1.08)分;t=-2.387,P=0.019];NI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得分与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呈负相关(r=-0.669, P<0.01)。

结论

非器质性睡眠障碍患者在基于事件和时间的前瞻性记忆存在损害,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损伤程度与睡眠质量密切相关。

引用本文: 高莉玲, 季芳. 首次发作非器质性睡眠障碍患者前瞻性记忆研究 [J]. 中华精神科杂志,2017,50( 3 ): 222-225.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3.012
正文
作者信息
基金  关键词  主题词
English Abstract
评论
阅读 66 引用 0
相关资源
视频 0 论文 0 大综述 0
以下内容和版式版权归属中华医学会,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

对北京市14 054名年龄>18岁社区居民的横断面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偶发性睡眠障碍发病率为15.4%,持续性睡眠障碍发病率为8.7%[1]。睡眠障碍可引起一系列心理障碍及认知功能损伤,从而降低患者生活质量[2]。睡眠对人类记忆的巩固、学习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睡眠障碍通常会损伤记忆功能,从而造成学习能力下降[3]。有研究显示,非器质性睡眠障碍(nonorganic insomnia,NI)患者对于正性、中性情绪效价图片的再认成绩低于对照组[4];在自由词任务的即刻回忆、延时回忆和延时再认的正确数均明显少于对照组,提示NI患者程序性记忆和陈述性记忆均受损[5];并同时存在情景记忆障碍以及即刻记忆、延迟记忆方面的障碍[6],甚至在视空间工作记忆方面存在异常[7,8,9]。以上研究均为NI患者回溯性记忆方面的研究,仅提示NI患者存在各种记忆功能障碍,但无法解释出现记忆障碍的原因。前瞻性记忆研究可以充分解释NI患者各种记忆损伤的基础,与注意、语言的流畅性、执行功能等认知其他领域均密切联系[10]。目前有关NI患者前瞻性记忆研究较少,本次研究以基于时间前瞻性记忆和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评估前瞻性记忆,采用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PSQI)对睡眠质量进行评估,并研究前瞻性记忆损伤程度与睡眠质量之间的相关性。

对象和方法
一、对象

NI组:均为2015年1月至2016年7月在安徽省精神卫生防治中心就诊的NI患者。入组标准:(1)符合ICD-10中NI的诊断标准;(2)非其他疾病导致的睡眠障碍;(3)按照中国常模标准,取PSQI得分≥7[4];(4)能完成全部试验测试;(5)首次发病且既往未服用过抗精神病药;(6)病程>6个月;(7)头颅CT检查未见明显异常改变。排除标准:(1)患有其他严重躯体疾病或精神科疾病;(2)理解能力差,不能完成全部研究测试。共入组40例,其中男17例,女23例;平均年龄(38±8)岁;平均受教育年限(11±3)年;平均病程(13±7)个月;平均BMI(20.4±2.9) kg/m2;PSQI得分(14.2±3.4)分;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得分(48.7±13.6)分;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得分(42.7±8.0)分。

对照组:选取同时期医院附近社区自愿参加本研究的健康居民。入组标准:(1)不符合ICD-10中有关NI的诊断标准;(2)既往无躯体疾病或精神疾病病史;(3)PSQI得分<7分[4];排除标准:理解能力差,不能完成全部试验。共入组40名,其中男21名,女19名;平均年龄(38±8)岁;平均受教育年限(10±3)年;平均BMI指数(20.5±2.3)kg/m2;PSQI得分(2.8±2.0)分;SAS得分(42.9±8.9)分;SDS得分(40.6±8.0)分。

2组性别(χ2=0.802, P=0.370)、年龄(t=0.419,P=0.676)、平均受教育年限(t=0.888,P=0.377)、平均BMI指数(t=-0.077,P=0.939)、SDS量表得分(t=1.206,P=0.231)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NI组PSQI、SAS量表得分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8.434,P<0.01;t=2.245,P=0.028)。

所有被试者自愿参加本研究并签署知情同意书;本研究通过安徽省精神卫生防治中心医学伦理委员会批准,批号为(2014)伦审第(03)号。

二、方法
1.测评工具:

(1)一般情况调查表:收集被试者年龄、受教育年限、性别等一般人口学资料。(2)PSQI:该量表是Buysse等于1989年编制,主要用于评估患者最近1个月的睡眠质量。PSQI由19个自评条目和5个他评条目组成,每项按0~3分评分,总分0~21分,得分越高表明被试者睡眠质量越差[4]。(3)SAS[11]213-214和SDS[11]223-224量表:该2项量表均为20个项目,采用4级评分,各个项目得分相加,即得粗分;用粗分乘以1.25以后取整数部分,就得到标准分[11];SAS、SDS量表用于评定被试者情绪状态,取标准分。

2.认知评估:

(1)数字符号替换测试:用于评估被试者记忆功能和执行功能;在90 s时间内,让被试者尽可能迅速地将数字替换为指定的符号,正确替换的数字数即为得分,得分越高,说明成绩越好;(2)连线测试:分为连线测试A和连线测试B,用于评估被试者执行功能;连线测试A是将杂乱排列的一组数字按照从大到小的顺序依次连接,连线测试B是将一张纸上杂乱排列的2组颜色背景不同的资料按照从大到小排序,但不能出现同一种颜色的2个数字连接在一起;2项测试均采用秒表计时,正确完成全部连接的秒数即为得分数;得分越低,成绩越好。

3.前瞻性记忆评估:

参照程怀东等[12]的方法进行评估。目前的研究将前瞻性记忆分为基于时间前瞻性记忆(time-based prospective memory,TBPM)和基于事件前瞻性记忆(event-based prospective memory,EBPM);在执行当前任务同时去执行一个预期的目标行为,正确执行预期目标行为的次数作为TBPM和EBPM的成绩。应用计算机依次展示75张幻灯片,前15张作为练习,每张上有12个2位数,要求被试者读出每张幻灯片上数字的最大值和最小值,但是当幻灯片上出现数字的个位数和十位数相同时(如33、55、66、77、88等),必须敲一下桌子,该项测试的目的是被试者在一系列干扰信息的同时对预期刺激信息做出反应,被试者能在以上数字出现时做出正确反应计1分,共有5张幻灯片中含有以上数据,总分5分[12]。应用计算机展示120张幻灯片,其中20张幻灯片作为练习,每张上有12个三位数,试验要读出每张幻灯片上最大值和最小值的数字,但是要求在试验开始后3、6、9、12、15 min 5个时间点10 s左右敲一下桌子;提供钟表,但是钟表不在被试者视野以内;能主动留意钟表时间变化,并在正确的时间点敲击桌子得1分,共需敲击桌子5次,总分为5分[12]

4.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 17.0软件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的组间比较采用独立样本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卡方检验;NI组睡眠质量与前瞻性记忆相关性采用Pearson相关分析;所有统计学检测均为双侧检验,取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结果
一、2组认知功能及前瞻性记忆比较

NI组与对照组连线测试B、EBPM和TBPM评分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见表1

表1

2组认知功能及前瞻性记忆的比较(分, ± s)

表1

2组认知功能及前瞻性记忆的比较(分, ± s)

组别例数数字符号替换测试连线测试A连线测试BEBPMTBPM
NI组4039.18±6.7741.38±14.1292.38±16.883.53±0.753.15±1.17
对照组4040.78±4.1041.75±11.1583.78±17.743.95±0.903.75±1.08
t -1.2780.1322.221-2.287-2.387
P 0.2050.8950.0290.0250.019

注:NI为非器质性睡眠障碍;EBPM为事件前瞻性记忆;TBPM为时间前瞻性记忆

二、2组PSQI、SAS、SDS量表评分与前瞻性记忆相关性分析

NI组PSQI评分与EBPM评分呈负相关(r=-0.669, P<0.01),见表2

表2

2组PSQI、SAS、SDS量表评分与前瞻性记忆的相关性分析(r值)

表2

2组PSQI、SAS、SDS量表评分与前瞻性记忆的相关性分析(r值)

组别例数EBPMTBPM
NI组40  
 PSQI -0.669a0.127
 SAS 0.138-0.271
 SDS -0.0300.130
对照组40  
 PSQI 0.1650.006
 SAS -0.168-0.062
 SDS -0.208-0.061

注:NI为非器质性睡眠障碍;PSQI为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SAS为焦虑自评量表;SDS为抑郁自评量表;EBPM为事件前瞻性记忆;TBPM为时间前瞻性记忆;aP<0.01

讨论

前瞻性记忆是指对未来适当的时机执行某项活动的记忆,前瞻性记忆障碍主要表现为对已经记住要做的事情,在该做时却未做[13]。前瞻性记忆包括回溯性和前瞻性2个记忆成分,NI患者出现的各种记忆方面的障碍,可能是由于记忆的事件或者执行的时间出现差错,即有关事件或者时间的前瞻性记忆方面的障碍从而导致记忆错误[12]。前瞻性记忆按照记忆类型可以划分为EBPM和TBPM两种成分[13]。麻小莉和何金彩[14]研究显示,慢性失眠仅仅影响NI患者EBPM,但该研究未能排除药物对认知的影响。

本研究选取首次发作且未服用精神药物的非器质性睡眠障碍(nonorganic insomnia,NI)患者,病程超过半年,排除头颅CT存在异常的被试者;结果显示NI患者EBPM和TBPM同时存在损害。由此我们推测NI患者在以往研究中出现的各种记忆功能损伤可能是由于NI患者出现了有关时间或者事件的错误,从而导致一系列记忆错误。有研究显示健康被试者在执行EBPM和TBPM任务时均能激活后额叶和背外侧前额叶皮质,在执行EBPM时枕叶激活明显,在执行TBPM时顶下小叶、颞上回、小脑激活明显[15]。结合本次研究推测NI患者这种前瞻性记忆损伤可能与失眠造成中枢功能损伤密切相关。本次研究中NI组PSQI、SAS量表评分高于对照组,提示NI患者在睡眠质量及焦虑情绪方面较差。Fabbri等[16]研究显示在唤醒时间段,NI患者前瞻性记忆损伤与睡眠质量显著相关。本研究使用Pearson相关分析显示仅NI组匹兹堡睡眠质量指数评分与EBPM呈负相关,提示EBPM损伤程度与睡眠质量密切相关,睡眠质量越差,对EBPM损伤影响越大;本研究未发现情绪因素对前瞻性记忆的影响。

本研究结果显示,NI组连线测试B得分差于对照组,提示NI患者存在认知灵活性方面的异常;同时2组被试者在数字符号替换测试和连线测试A方面差异无统计学意义,提示NI患者认知功能损伤具有一定隐匿性。前瞻性记忆较多涉及认知的其他领域,如记忆、计划和活动、注意等,前瞻性记忆的损伤与认知其他领域障碍密切相关[17]。对NI患者前瞻性记忆的深入研究可以更加有利于我们理解NI患者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各种认知功能障碍的记忆基础。本研究样本量较小,且未研究前瞻性记忆损伤与记忆损伤的其他成分如注意、执行功能、长期记忆之间的相关性,我国睡眠医学起步缓慢,但发展迅速,对于睡眠医学的研究越来越受到国家重视[18],今后的研究可进一步扩大样本量,来研究NI患者睡眠质量改善后前瞻性记忆损伤能否有所改善。

参考文献
[1]
ZhanY, ChenR, ZhangF, et al. Insomnia and its association with hypertension in a community-based population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J]. Heart Asia, 2014,6(1):88-93. DOI: 10.1136/heartasia-2013-010440.
[2]
Fernandez-MendozaJ, VgontzasAN. Insomnia and its impact on physical and mental health[J]. Curr Psychiatry Rep, 2013, 15(12):418. DOI: 10.1007/s11920-013-0418-8.
[3]
ChatburnA, KohlerMJ, PayneJD, et al. The effects of sleep restriction and sleep deprivation in producing false memories[J]. Neurobiol Learn Mem, 2017,137:107-113. DOI: 10.1016/j.nlm.2016.11.017.
[4]
李雪朱幼玲席春华,.原发性失眠患者的情绪记忆改变[J].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2015,24(10):892-895. DOI: 10.3760/cma.j.issn.1674-6554.2015.10.008.
[5]
葛义俊夏兰龚亮,.原发性失眠患者程序性记忆改变[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2,45(11):779-782.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76.2012.11.003.
[6]
邹胜珍吴文秀张瑜,.慢性原发性失眠对患者情景记忆的影响[J].中华医学杂志,2014,94(35):2786-2789. DOI: 10.3760/cma.j.issn.0376-2491.2014.35.018.
[7]
DelAJ, CortezJ, JuárezD, et al. Effects of sleep reduction on the phonological and visuospatial components of working memory[J]. Sleep Sci, 2015,8(2):68-74. DOI: 10.1016/j.slsci.2015.06.001.
[8]
LiY, LiuL, WangE, et, al. Abnormal neural network of primary insomnia: evidence from spatial working memory task fMRI[J]. Eur Neurol, 2016,75(1-2):48-57.DOI:10.1159/000443372.
[9]
吴晓平戴兢张许来,.原发性失眠患者工作记忆的相关研究[J].中华精神科杂志,2017,50(1):27-30.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1.009.
[10]
RummelJ, MeiserT. Spontaneous prospective-memory processing: Unexpected fluency experiences trigger erroneous intention executions[J]. Mem Cognit, 2016,44(1):89-103. DOI: 10.3758/s13421-015-0546-y.
[11]
张作记行为医学量表手册[M/CD].北京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2005.
[12]
程怀东汪凯牛朝诗,.前额叶损伤患者基于事件和基于时间的前瞻性记忆损害[J].中华神经科杂志,2006,39(12):818-821. DOI: 10.3760/j.issn:1006-7876.2006.12.008.
[13]
王青杨玉芳.前瞻性记忆的生理基础[J].心理科学进展,2003,11(2):127-131. DOI: 10.3969/j.issn.1671-3710.2003.02.002.
[14]
麻小莉何金彩.慢性原发性失眠患者的前瞻性记忆研究[J].中华神经科杂志,2012,45(1):36-39.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76.2012.01.010.
[15]
GonneaudJ, RauchsG, GroussardM, et al. How do we process event-based and time-based intentions in the brain? an fMRI study of prospective memory in healthy individuals[J]. Hum Brain Mapp, 2014,35(7):3066-3082. DOI: 10.1002/hbm.22385.
[16]
FabbriM, TonettiL, MartoniM, et al. Remember to do: insomnia versus control groups in a prospective memory task[J]. Behav Sleep Med, 2015,13(3):231-240. DOI: 10.1080/15402002.2013.860896.
[17]
CuttlerC, O'ConnellD, MarcusDK.Relationships between dimensions of impulsivity and prospective memory[J].Eur J Pers, 2015, 30(1):83-91.DOI:10.1002/per.2038.
[18]
师乐陆林.我国睡眠医学的现状与展望[J].中华精神科杂志,2017,50(1):5-7. DOI: 10.3760/cma.j.issn.1006-7884.2017.01.003.
 
 
关键词
主题词
入睡和睡眠障碍
记忆
认知障碍